<
文艺生活
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艺生活
【澳门真人娱乐网址】带一盏灯前行——读贾平凹小说《带灯》有感
发布时间:2019-04-09     作者:达文娟   浏览量:1356   分享到:

t014db8fd0661e2e172.jpg

带一盏灯前行

——读贾平凹小说《带灯》有感

    最近在“学习强国”平台上重温《朗读者》第一季,著名作曲家许镜清老人在节目中朗读了巴金的文章《灯》,让我深受触动,不由得想起之前看过的贾平凹的一本书——《带灯》。

    很难想象,书名“带灯”两字就来自于主人公的名字。带灯原名叫“萤”,后来自己改了名字,“萤火虫还在飞,忽高忽低,青白色的光一点一点在草丛中、树枝中明灭不已。突然想:啊,它这是夜行自带了一盏小灯吗?于是,第二天,他就宣布将萤改为带灯。”

    “带灯”是一名乡镇女干部,在一个叫樱镇的镇政府任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她容貌美丽、孤芳自赏,又有一些被周围人认为的不合时宜。她的工作主要是处理乡村所有的纠纷和上访事件,每天面对的既有基层普通民众的朴实、无奈、挣扎、奸猾、无趣、庸庸碌碌等千人千面,也有基层干部和上级政府的或为权力与金钱绞尽脑汁,或蝇营狗苟于眼前小利的卑劣。她眼前的世界是纷乱芜杂的,她在矛盾中完成着自己乡镇干部的职责,既不愿意伤害百姓,又要维持基层社会的稳定。正如世间的大多数人,在纷繁复杂的生活中奔波劳碌,不得不面对很多不愿、不想,也有很多的不能,在强大的现实压力之下,我们常常找不到前行的方向。

    而带灯又是一个有着一定文化与追求的文艺女青年,从书中一开场,她就呈现着与众不同的超然脱俗,有丰富的内心和丰沛的情感,她更愿意在乡间的山风树谷中寻找安宁。每天面对无法摆脱的杂乱,她的内心却不断向上飞升,在现实中无处可逃的时候,她就把精神理想寄托在了远方的情感想象之中。而远方的乡人元天亮成了她在浊世中的精神寄托,她不断地给他写信,向他诉说。元天亮是樱镇的第一个大学生,身份是省委副秘书长。带灯怀着无限的崇拜和景仰对元天亮一遍遍说着类似于“你是我在城里的神,我是你在山里的庙”这样的话,诉说着人生的感悟、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思考。即使这样的诉说永远没有回音,她的痛苦也没有因此而得到解脱,她注定要用燃烧自己来祭奠理想。但她终是为自己找到了精神的寄托和出口,她的诉说是自说自话,是对自己心灵的反省扣问,更是坚持自己、守护善良的前进诺言。就如那独自在黑暗中飞行的萤火虫,即使周围暗黑笼罩,却自带着一盏灯前行。

    对带灯,我打心底是感觉亲切和敬重的,大千世界中的多少女性,不就是这样在矛盾挣扎中一边痛苦、一边绽放吗?即使什么也改变不了,注定要在现实与理想交织的泥淖中无法自拔,但还是存着心中的那份光明一路前行,在前行的路上为自己带一盏灯。这盏灯虽然微弱,它可能经不起风雨,光也淡的像萤火虫,但带着它,便是带着一份希望,带着与黑暗抗争的决心和力量,带着坚持初心、不断前行的勇气和方向,正如千千万万每天深陷于繁杂的工作生活中却依然坚持本色、追求光明的人一样。

    而之所以从巴金先生的《灯》联想到贾平凹的这本书,也正是因为它们都在向我们昭示着一种理想的力量。许镜清老人在节目中朗读《灯》这篇文章,是为了那场他准备了三十年的《西游记主题音乐会》,在古稀之年终于等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次音乐会,灯是他坚持音乐梦想、心中始终不灭的希望。

    有时候,困顿错愕、窘迫压抑的现实就是那漆黑的长夜,而几星几点的灯光却帮我们扫淡了黑暗的颜色。“只有一点微弱的灯光,就是那一点仿佛随时都会被黑暗扑灭的灯光也可以鼓舞我多走一段长长的路。”可不是吗?在感到绝望、走不下去的时候,不就是心里那一点点微弱的光在支持鼓舞着我们?于处于抗日战争最艰难阶段的作者和广大民众而言,那灯光是对光明的迫切渴望、对胜利的坚定信仰;于在黑暗中奋力拼搏的革命先烈而言,那灯光是建设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的希望;于在现实的打击和误解中匍匐倒地的所谓“失败者”而言,那灯光是心灵的慰藉、救命的绳索;而于我们很多向带灯一样,在困境中依然坚守心中的理想、始终不放弃守护心灵净土的人来说,那灯光是对自己为何出发的始终不忘、是对梦想终会通过奋斗实现的执着守望。

    “我们不是单靠吃米活着。”也就是,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是诗和远方的田野。“在这人间,灯光是不会灭的。”请在心中始终为自己带一盏灯,照亮我们人生前行的漫漫长路。(电力分公司  达文娟)

 

编辑:徐超